濯清涟♢

关于我

听起来很清楚的自我淘汰?

  ★是真真正正的即兴发挥 ,私心东天【……】
  ★“他”不过是跑龙套罢了
     “你个小人!”
      他终于忍受不住,冲向歪教大当家就要拳脚相加 ,只可惜天下无贼哪里可能让他得手,一声令下,他已经被卫兵拦住。他拼命反抗亦无济于事。
      “哈,你这副正义的模样是做给谁看啊。不过,你倒是东方教主需要的材料。”那大当家笑容满面,可却让他恨得牙痒痒。
       “放开我!”
       “把他拉下去投入大牢!”
       “是!”
       他不过一介草民,也不会什么武功,所以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拉下去。
      “你这样会遭到报应的!”他还不忘怒吼一句。
       “宁可错杀一千,也不要漏掉一个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只要为了东方教主的大业,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,包括我的生命都可以给他。”
【end】
欧欧西归我【】
在酒店看电视剧有句话我特喜欢,就给天哥套了(……)
宋代天哥多好啊,教主不用担心他背叛(。)

       

标签:东天 果宝特攻

   我不填檀香引的坑, 而去开车,只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写打戏【屁咧你车技这么烂】
  带了手稿想写一点就是一点好了
笔还特么被我落在机场 我这脑子是进了水吧【……】
  

我tm立什么flag  只是在西安 玩了半天也累
开什么车啊 我  对不起我又毁约乐
我会开的  不是现在请信我【……】
占tag抱歉(不要脸)

标签:果宝特攻 东天

我立个flag
去酒店开东天车x【你妈】

啊  看吧  又再犯错了

这是第几遍了 第几次了

呐  看吧  即使去堵着

伤痕依旧裂开

啊  看吧  又在颓唐了

视若无睹  还真高明呢

够了  看吧 即使被人怎么说

谁都不会对我寄予期望

揭露出来好痛好痛

一直逞强好痛好痛

透不过气 好痛好痛啊

我就是所谓的失败作吧

我是不被人需要的孩子吧 

论做什么  即使再怎努力

也是不行的吧

装作被人爱着

只要露出更多更多的笑容  就可以了吗

呐 看吧  即使隐藏起来

心理阴影还是渐渐浮出脑海

啊  看吧  又在把真心话藏在心里

一脸假正经 还真高明呢

够了 看吧 即使被人怎么说

亦只是被他人嘲笑  满身淤青

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《失败作少女》



谁能告诉我···

天哥的羽扇是十根黑羽毛还是九根啊【】

墨清半夜会被打死系列(不)

1.

有一天小鼠在办公室唱《鲁冰花》,唱的就跟第二季那次一样。

天哥说了三遍别唱了他也不听。最后天哥不说话了

鼠:天上的星星····

 天:参北斗啊!

2.

小鼠和教主抢电视看。

东:你知道为什么你长不大吗?

鼠:不知道吖(`・ω・´)

东:因为你看多了电视,还一直要看铠甲勇士

鼠:教主这事情可不能勉强,你看别人有女朋友,可是你都快四十了还没有女朋友····

东:你这个月的工资我还是给大当家吧。

3.

乱臣贼子给小鼠补课。

乱:做题时要先明白出题人的意图····

鼠:他就是想要我死qaq

4.

四大恶贼度初三的时候老师让他们写作文。标题是《-- 初三》

一般人写的都是《奋斗初三》《热血初三》《最美初三》

小鼠交上去的《大年初三》

5.

天哥被迎面开来的跑车挂了一下摔倒了

车主很生气地走下来:我车子开过来你怎么不躲开?

天哥懵了一下,于是车主又说了一遍。

天哥笑了笑,然后站起来把车主打飞了

天:我拳头来了你为什么不躲?(笑)

6.

刀斜打架。斜眼狼看打不过急了:你信不信我叫一车面包人来打你 

7.

小鼠的办公桌上有一个鱼缸,里面养了几条小虾。

教主看了半天问他是什么

小鼠:教主,虾啊!

教主一愣,走了。

小鼠:唉唉教主!你别走啊!这是虾啊!教主!真的虾啊!

8.

天哥是新来的数学老师,上课建坐标系,然后对大家说:同学们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建吗?

雪:老师!你本来就很贱啊!

天:······很好,菠萝吹雪同学,请你从教室里面出去。

9.

小鼠唱歌。

鼠:呀啦嗦,那就是青藏高~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哈哈黑猫警长~

东天乱认:这谁?我们不认识他

10.

  墨清打死也不会说每次听到“一统天下”“冬天”就会傻笑,也不会说她还会脑补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(雾)

现在看工作细胞我满脑子都是···

教主是杀手T细胞 天哥树状细胞  乱认鼠白细胞

天哪我想什么呢


*依旧宋代背景,私设延续,ooc有,酒后乱xing
*主cp东天(这不废话吗?)/副乱鼠
  

  “天下无贼……”

 

   低沉的声音夹带酒气的香味盘绕在大当家的耳侧。激得他手上的书差点掉在了地上,他没有回头,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,也只有那个人才敢这么做的。

 

  他想起了小的时候看到的少年,依稀记得少年张扬的红色长发和充满阳光的笑容,现在多少年过去了,昔日少年成为了歪教的教主大人。天下无贼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,直到那教主轻咬上天下无贼的耳廓,舌尖轻舔的酥麻使他从回忆中被强行拉回。

 

 

  突然教主离开他的耳侧,静静望着天下无贼浅色的瞳眸。可天下无贼内心真没有那么平静,现在的天下无贼依旧搞不懂教主要做出些什么,不过一定不可能是什么好看的戏。

 

   现在的你才是最美丽的……”

 

  〖什么啊?把我当娘们儿看!〗

  

   天下无贼哭笑不得,他堂堂大当家,居然要和女子相比?不过,他的容貌,真的比一般男子清秀一些,被说做是美丽的也不足为奇了——可我们的大当家那么要强,根本不可能承认自己的。

 

   猛然间下颌被挑起,天下无贼被迫抬头望向了教主,血红眸子还是有些吓人的男子突然俯身贴近了他。天下无贼不禁浑身一抖,教主不再是那个少年了,现在的他就如同一头狼,谁也不知道他盘算着什么。

 

 “教主,在下……!”

 

  接下来的话被那人不由分说地堵了回去。

 

  〖看来教主是有什么断袖之癖吧……〗

 

  吻还在深入,酒气涌入天下无贼的唇齿之间,那个男子突然拽过大当家的手攥住,力道不小,天下无贼的痛呼被强行压了回去。唉,这个教主固执的太不像话了,他的个人主义是该改改了,。

 

 现在的他和从前那少年不太一样,这是心灵要有什么样的创伤才会判若两人。

 

  〖过去的教主怕是……〗

 

    来人突然把天下无贼的手松开了,吻得更加用力,仿佛是不想让天下无贼离开。而我们的大当家也离不开现在的教主了,这个吻没用给天下无贼带了来什么好感,他平时都是喝茶水的,酒气他根本就是受不了的。

 

  直到感到缺氧,那人才离开天下无贼的唇,当然了,长吻的代价是拉出了一条银丝。教主伸指挑断银丝,还不忘舔掉天下无贼脸上留下的津液。天下无贼本来就因为吻不太高兴了,现在又被调戏了一下,正想推开教主,身体突然一轻,整个人被抱起,而教主就是做这事情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 

  “教主您要干什么?!”

  “干你。

【你猜接下来怎么样,反正天哥起不来床了】
FIN

标签:果宝特攻 东天

© 濯清涟♢ | Powered by LOFTER